M.E.

越是高尚的人就越不幸福

【盾冬】两个天使 14

(巴基父母的故事以及与娜塔莎父母的关系)

 【九】
化学老师苏珊真对的上凶神恶煞这几个字。由于我与娜塔莎的关系已经传开,我们俩自是坐在一起。
我刚用手肘碰了下了娜塔莎,就被苏珊点了名。自此我便被她盯上了,这节课我都没再找到机会同娜塔莎说上话。

下课铃一向,我抓住了正要离开的娜塔莎的手。
“娜塔莎,我们谈谈。”
“我知道你想什么,如果想知道真想,就去我家。”

娜塔莎的家在离镇中心最远的地带,只有几家人家居住在这儿。
“你可真神秘,住在这种荒山野岭。”
娜塔莎打开门,等我进去。她把我带她的房间。
“这里是唯一有wifi的地方,你先在这儿坐会儿,我去拿点东西。”
等她离开后,我打量着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床,衣柜,书桌,和一个普通的女学生一样。
不一会儿,她拿着什么东西进来了。
“什么东西”我从他手里接了过来。是一张照片。
我的母亲,还有两男一女在这张照片上。
“最右边这个是我爸爸,旁边是我妈妈,然后是你的母亲,再是你的父亲。”她在我的旁边坐下来。
“我不知道他们认识。”我看着照片,然后又茫然的看着娜塔莎。
“你下午有课吗?”
“没有。星期五下午,我们都没有课。”我以为她想以课为理由拖延。
“那你今晚在我家吃完饭吧,等我爸爸回来,见见他。他一直很想见你一面。”
“Okay。”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巴基,我不知道是否要告诉你。”
“我有准备,娜塔莎,毫无保留的告诉我。”
“既然这样,那好吧…”

艾米利亚沃克第一次见到安迪·麦斯泽斯基是在一九九零年的春天。
天气刚刚回温,冷空气依旧在纽约的大街小巷肆虐。在酒吧里工作一晚的艾米利亚,从侧门匆匆走了出来。
她把大衣紧紧裹在身上,脚步愈加急了。在快要走出巷口的时候,三个混混围了上来。她想从中间穿过去,却被其中一个人推到在地上,即使穿着大衣,也依旧跌得生疼。
“我没有钱,让我走吧。”
“这不是你说的算。”
一个人蹲了下来,去扯艾米利亚的大衣,。她紧紧拽着不放。这是她唯一一件比较保暖的衣服,如果连这件衣服都丢了,她可冷会像一只野狗一样冻死在街上。
“放手,你个婊子。”那人扇了她一个耳光。谁来救救我,快来救救我。她想到。
然后上帝仿佛听到了她的呼救,一个男人出现了,两三下打到了几个混混。
“欺负女人,快滚,别让我再见到你们。”男人朝混混挥了挥手,他们连滚带爬的逃窜出去。
男人扶起艾米利亚,艾米利亚趁机打量了他一番。棕色卷发,湿漉漉的绿眼睛,看起来并不像是个擅打架的人。但是在这个年代,人不可貌相,就是街边的一个乞丐都可能是苏联的间谍。
“女士,您受伤了没?”
“啊…没,谢谢你。”
“没事,我是最看不过这种恃强凌弱的。我是对面那家咖啡馆的老板,你要去休息休息吗?”
“谢谢。”

那个男人就是安迪·麦斯泽斯基,一个充满魅力的英俊男人。爱上他就像雨滴终会落到大地一般自然。。
很快二人便坠入了爱河。一个是纽约某家咖啡馆的老板,一个是酒吧的服务员,再普通不过的配对。但是变故却随之而来。

艾米利亚来到咖啡馆,安迪的家就在咖啡馆上面,此时二人已同居多日。
安迪并不在咖啡馆,只有一个店员,在整理杯子。来到二楼,她听见安迪同人说话,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但对方声音实在太轻,她并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她打开门走了进去。屋中的二人显然被她的出现震惊到了。
“艾米,我以为你…”
“这就是你不回我信息的原因,因为这个女人。”陌生的女人说道。
“安迪,她是谁?”艾米利亚问道,她气的颤抖,却没有勇气跑开。因为她不确定安迪会不会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可能去追她。如果她是安迪,她当然会选择这个美艳的尤物。
“你别误会,我与他可不是情人关系。我们是同事。今天来找他是因为公事。”女人说道,“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娜塔莎艾森伯格。”
“前同事。”安迪补充到。
艾米利亚看看安迪又看看娜塔莎,二人之间有一种剑拔弩张之势,“我先去洗澡,你们两人聊聊。她说道,然后留下两人在客厅。

艾米利亚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娜塔莎已经离开了。安迪紧紧的抱住了她。
“怎么了?”
“sorry,让你伤心了。sorry…”
“安迪,it is Okay,那不是你的原因。”
“艾米,如果可能,我真的就想这样与你呆在这样一间房子里,直到时间尽头。”
“why not,Andy,I am with 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艾米利亚后来有见了娜塔莎几次,有时她也会带一个男人过来,名叫唐里德。
他们会一起在家里办个小型聚会。那是艾米利亚记忆里最愉悦的时光。

然后事情急转直下。她的世界一瞬间崩塌,就像核弹爆发,进入了核冬天。


1991年12月25日苏联宣布解体,艾米利亚当晚还对安迪说,“冷战终于结束了,再搞下去,大家都会被核战争的恐惧逼疯的。”
安迪看起来有些不安,面前的报纸已经被他翻来覆去好几遍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不,没有…艾米,不用担心。对了,今晚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就不回来了。在家小心些。如果有陌生人敲门千万不要开门。”

那是艾米利亚最后一次见安迪,自此,他便从她的人生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不见得还有娜塔莎与唐,他们就像约好的一样,不再出现。
艾米利亚辞退了酒吧的工作,继续经营着咖啡馆,她等啊等啊,等到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等到他们的儿子出生,安迪都再没有出现。
在她在医院的几天里,房东收回了咖啡馆的房子,她宣告破产。
她搬回了以前的破旧公寓里,拿着仅有的存款度日。几个月后,在母子俩即将被扫地出门的时候,一笔钱缓解了她们的危机。自此,她没月都会收到这样笔钱。
她不知道是谁好心给她的钱,每次都在不定的时候,从门缝里塞进来。等她发现的时候,对方早已离开。
她也怀疑过,是安迪。可是他又想不到安迪这样做的原因。

五年过后,小詹姆斯开始读一年级。艾米利亚找到了一份便利店的工作,加上每月定时的不知名之人送的钱,两人过的还行,并且小有积蓄。她还交了个男朋友保罗,是一家酒吧的保安。
开始时,两人还非常相爱。直到有一天,保罗赌博输了欠下一屁股债,还卷走了她所有的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詹姆斯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母亲正在喝酒。本来她是要去接他的,好在学校就在街角,他一个人也寻了回来。
“妈妈…”
“滚…你这个蠢货,快滚,快滚,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

“所以她才这样对吗?所以这不是她的错,是那些人逼疯的她,对吗?”泪水模糊了视线,我一直在抱怨母亲对我如此冷酷无情,同时又相当懦弱,让她的男朋友随便欺凌我,但是我从未想过她变成这样的原因。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她待我是那么的温柔,仿佛我是她的整个世界。
“安迪为什么离开?他不知道我的母亲怀孕了了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