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越是高尚的人就越不幸福

【虫绿】孤独之人 04

(巴基的故事线最终会跟队三重合。也就是说巴基出现后的事情发生在队二与队三这期间)
哈利在实验室门口碰到了阿德里安。对方朝他点了点头便率先进入了实验室。在哈利看来,阿德里安对实验室的热爱不亚于彼得对菠菜三明治的热爱。

冬兵依旧安静的躺在他的“棺材里”,哈利望着他,愧疚在心底蔓延。哈利理解父亲没有将自己与冬兵的全部过往告诉于他。
但是现在,他知道了事实,无法再无动于衷。

门卫通知彼得来找他的时候,哈利想到了上次Stark科技展览上蜘蛛侠帮助钢铁侠的事(新动漫剧情),也许他能用的上彼得。

彼得正在门口等他,哈利将手掌放在扫描仪上,门缓缓打开。
“我以为你同格温他们一起去科尼岛了。想喝什么?可乐?彼得,你真该少喝点这些东西了。”
“我也不经常喝,就有时同你在一起会喝点”

接过哈利递过来的可乐,彼得注意到了落地窗前的飞行器,朝它走去。
哈利快他几步将飞行器收了起来。“还在研究,危险系数高。”

“那你还随便丢在地上,需要我帮忙吗?不管遇到什么问题,只要我们两人一起,就能把它们全部解决掉。”彼得瞪着他的狗狗眼说道。

“thanks。不过这只是我用来打发时间的,不着急。”

哈利迟疑了会儿,最后还是开口说道。
“彼得,你听说过冬日战士吗?”

“冬兵,”彼得惊讶的喊到“那个臭名昭著的九头蛇杀手。我当然听说过。上个月的新闻还报道“美国队长瓦解九头蛇,冬日战士不知所踪。”如果有可能,真想见他一面,看看是否如传说一般。”

“彼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但是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我发誓。”

“我父亲派人抓住了冬兵,现在他就冻在楼顶的实验室里。”

“冻在?”

“他不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会被冻起来。”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人道。不过你的父亲抓他干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彼得,你答应我的不告诉任何人。看在你是我最好朋友的份上,我才告诉你的。”

“Okay,Okay,我会保密的。我能见见他吗?”

“当然不能,你想惊动我的父亲。”

“of course not…”

哈利与彼特又闲谈了许久,谈谈最近发生在身边的是,遇见的特别的人。

听着彼得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地平线学院的事儿,哈利的心思飘到了冬兵身边,他穿过时间与空间注视着对方。我曾经的守护天使,哈利想到。

“…哈利,你下午想去科尼岛吗?就我们两人,一起去玩玩吧!哈利…哈利…”

“啊…”哈利回过神来,彼得又重复了一遍。要是以前,哈利绝不会推辞,但是现在他婉言道,“sorry,彼得,我还有许多事要做。你知道我的父亲为我建造了一座新的学院,我不能让他失望。”

“那好吧…”

“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去吃披萨。”哈利见他耷拉着脑袋,像只落水的小狗,一点都不蜘蛛侠。

“街角我们最喜欢的那家。”

“why not…”

几天后,托尼斯塔克拜访了奥斯本企业。
哈利一点都不意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忧愁多些还是喜悦多些。

不出意料,彼得联系了托尼斯塔克,这对他的下一步计划实施甚是关键。但是在另一方面,彼得这次完全背叛了自己。

(大家多多点赞哦,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的动力。关于《爱的人》大家是否认为还需要继续更新吗?如果有意见,请在评论里告诉我。作为一名医学生,我会多多看书,研究写作方式,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的。)

【虫绿】孤独之人 03


哈利在房里试飞着飞行器,虽然父亲一直不看好他的研究,但是经过Stark展览会的风波,使他愈加相信自己的发明是为了特殊事业而存在。
他从墙角飞到窗户边,作为奥斯本的一个好处就是,他拥有奥斯本大厦的一层楼作为住所,而这个住所现在又足够大让他实验他的新研究。

哈利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夜景,一栋栋建筑自奥斯本大厦一圈圈排开。每一个窗子都灯光闪烁,在他看来,这与白天无异,在一部分人睡着的时候,另一部分人开始投入工作。这部分人包括抢劫犯,武器商等仍何投靠魔鬼的人。

他看着窗外,突然他想起了那个幽灵。如果在这窗外有一个人又恰好见过冬日战士,对方是否会觉得他不过是另一个幽灵,只是被囚禁在奥斯本大厦的另一层楼里。

他的手机在黑暗中闪烁,他控制着飞行器从茶几上掠过。
屏幕上闪现着“Peter”。迟疑了一会儿,他还是接通了电话。彼得帕克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哈利?在?”
“在,有什么事吗?我正打算睡觉”他又飞到落地窗前,远处港口的灯一闪一闪,像极了早几年就看不到的星星。
“这几天我们都各忙各的,好久没见面了。明天周末,我们打算去游乐园,你要一起去嘛?”
“我们?”
“有格温、迈尔斯、安雅。你都认识的。。”
“sorry,彼得。明天我要帮父亲的忙,他新购置了一批仪器。我需要帮助阿德里安检测它们。”
“什么仪器?哈利,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属于商业机密,我相信父亲不会允许我透露给外人的。”哈利说道适当的一点一点拉开自己与彼得距离,是现在最好的处理方式。
“哈利,”
“晚安,彼得。明天玩的开心。”

将手机随便丢到沙发上,他从飞行器上跳了下来。
他借着窗外的光线,两步三步移到了自己的床边,然后重重往床上一躺,熟睡过去。

哈利紧紧的盯着那个男人,看着对方将拦截的人揍倒到地。男人一步步向他走来,靠近他后,蹲下身子,用左手将他抱了起来。
他紧紧搂着男人的脖子,将头埋在男人肩膀上,视线却被铁手臂上的红星吸引。

哈利猛然睁开眼,眉头紧锁。
他记起了起来,他曾见过冬日战士,在他五岁的时候,对方从一群绑匪手里解救出了自己。就如彼得所说,奥斯本家的人总是天赋异凛,记忆力非常。

男人说“我曾经认识一个人,像你一样,小小一个。他总是需要我的保护。”
“他是谁?”小小的哈利问道。
“一个金发小个子。我应该记住的,可是我想不起来了。”
“你会留下来保护我吗?”
“你的父亲会保护你。”
“可是我想要你保护我!”他紧紧搂着男人的脖子,对方的头发耷拉在他的脸上。可是他不在乎,他想要男人的陪伴。
在他最恐惧的时候,男人如天神降临驱走了黑暗。
“过几天我就会忘记你,再久一点你也会忘记我。”
“我不会”小哈利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时他不懂得“忘记”是什么,现在他懂了。而且正如男人说的。
“过几天我就会忘记你,再久一点你也会忘记我。”
(大家多多点赞哦,你们的喜欢是我写下去的动力。每天都过得特别累,唉。)

【虫绿】孤独之人 02

(是队二之后的巴基)

奥斯本大楼最顶层实验室,哈利第一次见詹姆斯的地方。

詹姆斯被封闭在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里。盒子的玻璃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冰霜。

“father,这是谁?”哈利抚摸着玻璃,盒子里的人闭着眼睛,像是沉睡着。柔和的轮廓,稍长头发随意低垂在耳侧。
“冬日战士。美国队长和他的跟班瓦解了九头蛇,我们在一个废用的九头蛇基地里找到了他。外加这个冷冻仪器。”
“那个传说中的幽灵?他真的存在?”哈利打量着玻璃对面的人,平静祥和,没有半点杀手的狠戾。
“看起一点儿都不像…”
“哈利,不要以貌取人”诺曼奥斯本指挥者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将实验仪器搬进实验室,“他几乎灭了一个雇佣团,而且是在他的一只手几乎残疾的情况下。”
“如果真的是他,七十年前就出现了,怎么可能还这么年轻。”

“他是强化人,哈利,这也是我抓他的原因。如果我们能根据他的血液研制出血清,也许这样就能治愈我们的病。”诺曼奥斯本敲了敲玻璃,“九头蛇在不使用他的日子里就会将他冻起来,以延长他的使用寿命。”

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哈利脑海里闪过,他一定在哪儿见过这个男人,可是记忆太过遥远,他无法回忆起。
“father,我见过冬日战士吗?”

诺曼奥斯本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停顿了会儿,说道,“在你五岁的时候,皮尔斯带着他来同我谈生意。你见过他。”
“难怪这么熟悉。”
“哈利,别太感情用事。我这样做是为了救你。还有你今天为什么不去找彼得了,是终于认清了那个混小子的别有用心了吗?”
“father,别这样说彼得,我们只是…”
“只是怎么了?”诺曼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只是最近他太忙了,你知道他找了一份记者的实习工作,这对他来说不容易。”
“那穷小子有什么魅力,值得你奥斯本未来继承人为他说好话。”

“那是什么?”哈利转移了话题,他知道父亲一直对彼得抱有偏见,这也是他俩常常争执的话题。以往他都会尽力为彼得辩解,但是现在他不知道,对方是否值得。
而且那个椅子确实吸引了他的目光。阿德里安正在做测试,椅子上的铁环时而被放出,时而被收回。
“洗脑椅,每次冬日战士执行完任务,都要给他洗脑。防止他暴动。”

哈利回到自己的房间,那张脸依旧回荡在他的脑海里。
他为对方感到可悲,杀人,洗脑,七十年来反复如此。他不知道一个人这样存在的意义。冬兵是否有牵挂?即使有,七十年后也早已物是人非。逃过了九头蛇却又陷入了奥斯本,谁知道他还要经历过多少这样的七十年。
但是父亲说的对,如果能成功研究出血清,那么就可能治愈他们的遗传病。

上天似乎并不眷顾奥斯本家,虽然给予了他们无尽的财富,但是致命的疾病一直折磨着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病身亡,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在蜘蛛侠出现后,哈利曾考虑过寻找对方的帮忙。蜘蛛侠不是许诺过帮助所有人吗?
但是在这之前,他便发现了彼得就是蜘蛛侠。计划便也搁浅。

冬兵杀过那么多人,也许是到他救人的时候了。
(大家多多点赞加评论哦,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的动力。)

【虫绿】孤独之人 01

哈利奥斯本是个孤独的人,作为奥斯本家的独子,奥斯本企业未来的继承人,虽然每次出现在公众场所都是众星捧月般,但是他感到格外的孤独。
谁会相信这样一个天之骄子竟然只有彼特帕克这样一个朋友。在众人眼里,他不过是诺曼奥斯本的儿子,奥斯本企业未来的继承人,只有在彼得眼里,他才单纯是哈利。
但是现在连他唯一的一个朋友都要失去了。

这一切都要怪蜘蛛侠,那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混蛋。
在蜘蛛侠出现之后,彼得为了采访他多次放自己鸽子。打电话时,也是匆匆挂断。以前愉悦的早中餐时间成了他一个人的期待。

如果是这样,他对蜘蛛侠也只是单纯的厌恶而已。

在一次事故中,蜘蛛侠救下了他,并说了一大段关心的话。
震惊,愤怒侵袭着哈利的理智。他不知道彼得怎么会有自信,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会听不出他的声音。
彼得就是蜘蛛侠,这个事实冲击着他的大脑。
他用力推开还抱着自己的蜘蛛侠,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开。

眼泪在风中散开,他朝奥斯本企业跑去。现在他迫切见到自己的父亲。
当他冲进父亲的办公室时,对方正在同阿德里安讨论些什么。他蹲在父亲的腿便将头靠在对方的膝上,小声啜泣。
阿德里安不知什么时候退了出去。诺曼奥斯本轻轻拍打着哈利的背部。

哈利哭了很久,最后脸红的盯着自己的父亲。
“father…”
“哈利,我是你的父亲,不能遇到什么,你都能来找我。今天,我很开心能陪你度过一段伤心的时光。”
诺曼奥斯本摸了摸对方的头,将哈利拥进怀里。“但是,哈利,奥斯本家的人不会被任何事情击倒。”
“I know,father.everything will be fine.I can solve it.”

哈利不再频繁联系彼得,即使是对他们相当特别的万圣节舞会,他都没有约对方。至于他以往期待的早中餐,也以研究做了推辞。
反正彼得也会忙着打击罪犯,放他鸽子。与其让对方为难,还不如不去打搅他好了。

瞧,哈利奥斯本是多么自私,明明是怕彼得拒绝,却美其名曰为他好。

彼得就是一个烂好人,谁都能与他成为朋友,如果算上蜘蛛侠的粉丝,他奥斯本算得上什么。在众人眼里,他不过是个娇纵的公子哥罢了。虽然他从对任何人表现的横行跋扈,但是周围的同学依旧对他退而远之。

“他们不了解你。哈利,”彼得总是这样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喃喃道。

孤独总是与他如影随形,但是在看到冬日战士后,他想到相对于自己,对方就是孤寂的本体。
(大家多多点赞哦,你们的赞就是我的动力

【盾冬】about love(一发完)

关于史蒂夫罗杰斯,詹姆斯并不陌生,每次下课后,一群男生左拥右簇的在走廊里打闹,而史蒂夫罗杰斯永远是最最中心的那个。

给詹姆斯最先留下印象的是对方的头发,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在人群中格外耀眼。但是对于詹姆斯来说,有的只有厌烦。

詹姆斯的座位在最后一排,同桌是娜塔莎罗曼洛夫。每次史蒂夫的金脑袋出现在视野里,他都会向娜塔莎抱怨。娜塔莎是个冷酷的女人,每次听完他们话,都会无情地说道,
“巴基,嫉妒就直说。”

在高中这个圈子里,什么消息都传的快。关于史蒂夫的英名詹姆斯早有耳闻,即使他是属于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宅男。在他人眼中不过是个邋里邋遢的怪人,没人会刻意关注他。

詹姆斯心里对于史蒂夫罗杰斯的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对方是四分卫,成绩拔尖,同时又有着希腊神祈般的面容与身材(摘自同班女生对史蒂夫罗杰斯的评价),但是詹姆斯依旧get不到对方吸引人的点。

也许有些人就是天生八字不合,就如詹姆斯巴恩斯与史蒂夫罗杰斯。

事情的改变是发生在詹姆斯无意间在荣誉栏里看到了一张照片之后,就是一张简单的证件照,史蒂夫罗杰斯标志性的金发一如既往,只是因为是证件照,表情要要严肃些。先是一瞥,然后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他见过史蒂夫罗杰斯那么多次,每一次都带着嘲弄,嘲弄他的头发,自恋以及道貌岸然。但是就这样一张照片,一股感情的暗流开始在他心底激荡。

暗恋。仅仅因为一张照片,他便喜欢上了自己一直以来讨厌的那个金发大个。这也许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一见钟情。

詹姆斯弄不懂感情,所以他从不花费力气去他人交往。除了娜塔莎罗曼诺夫,他的青梅竹马。但是与他相反,娜塔莎是校园里的风云人,以火辣身材与做事雷厉风行闻名。
他好几次成为校园小报的话题人物,都是因为娜塔莎。人们会感到奇怪,像娜塔莎那样完美的女性怎么会跟一个有“抑郁症”的怪人交往如此亲密。

詹姆斯非常感谢娜塔莎自始至终的陪伴,如果说世上谁最了解他,非娜塔莎莫属。所以当詹姆斯不再向娜塔莎吐槽史蒂夫的时候,对方很快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他并没有解释清楚什么,但是娜塔莎并没有逼问他。这是詹姆斯感激娜塔莎的另一点,不会太过问他的事儿。
如果你与一个人作为好友相处了十几年,对方或多或少都会干预过你的某些决定。但是娜塔莎从来没有。

高中剩下的日子就在暗恋中度过。詹姆斯会从玻璃里打量走廊上的史蒂夫罗杰斯,但是从未与他说上一句话。

自知之明,这是詹姆斯的解释。史蒂夫是天之骄子,围在他周边的优秀之人太多,包括佩吉卡特,神盾高中一枝花。众人眼中他们俩就是金童玉女,不管史蒂夫交过几个女朋友,他们都坚信两人最后会在一起。

詹姆斯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信心,但是最终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坚信着自己暗恋之人与其他女孩的爱情。

他在毕业集刊上匿名发表了一首小诗,以悼念他无望的爱情。娜塔莎看了之后,只是意味深长的盯了他一会儿,然后郑重地说道。
“pal,you know,i am with 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敬死寂的青春,敬无望的爱情,敬永恒的友谊。

【盾冬】爱的人 05

(再次相遇)
詹姆斯从通道出来时,发现机场大厅里聚集着许多人,多是些年轻的小女生,不过也并不是没有男生。只是他们多穿的花枝招展,隐没在女生中,嗲声嗲气的说着话。
詹姆斯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从他们手中的海报里可以看出,他们是一群狂热的追星族,这次聚在这儿,是来接机的。

菲恩沃克,这个名字对于詹姆斯来说并不陌生。
他是艾米利亚沃克的弟弟。法律上的弟弟,因为艾米利亚是私生女,现在事情还没捅出来,菲恩自然是不知道他还有个姐姐的,而这个姐姐在另一个世界里取代了他作为沃克家继承人的身份。
在詹姆斯的印象里,菲恩不是乐忠于家族业务的人,不然他不会进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
他多少有些同情他,作为沃克家的小少爷,却早早出了柜,以至于让后来艾米利亚回归本家显得理所当然。
像沃克那种传统的大家族,家族继承人出柜并不是件小事,在这点上,詹姆斯是有些佩服对方的率真。
他希望自己的重生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菲恩的命运。
菲恩的结局,怎么说了,并不比他强多少。先是被家族抛弃,然后媒体落井下石大肆拿他的出柜说事,(虽然他很早之前就已经出柜了),再到最后的息影消失在公众视野,被人拍到在一家小咖啡厅做服务员。
从高高在上的沃克家少爷落魄到破败街道咖啡馆的服务员,詹姆斯不知道菲恩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是他佩服菲恩的另一点,不会被社会的是是非非压垮。

詹姆斯走出机场,a国的天气与b国完全相反,现在正值隆冬。他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但是寒气依然紧逼。
一下飞机,他就定了出租车。他在门口的车队里寻找自己的那辆。

然后他看见了史蒂夫,那个他躲了七年的人。
他穿着精心剪裁的西装,风吹麦浪般金灿灿的头发妥帖的贴在头上,寒风凛冽也没有掀起他一根发丝,足以包含整个浩瀚宇宙的蓝眼睛炯炯有神。
即使是对于詹姆斯,也再找不到一个能够在在外貌上与对方媲美的人。

他低下头,匆匆从史蒂夫身边走过,上了他后面的车~~这就是他预订的出租车,就在史蒂夫专车的后面。
“sir,能快点走吗?我有急事。”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司机是个热心人,在去布氏公寓的途中,他一直在找话题跟他搭话。
“你知道刚刚在你旁边的那人是谁吗?”
“史蒂夫罗杰斯”
“像我们这种小人物可不是经常能见到他的,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你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俊的人。”
“长的是挺不错的”但是道貌岸然,这句话,詹姆斯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只是可惜,他是个同性恋。我家闺女就挺喜欢他,他出柜后,我闺女就伤心了好一段时间。”
“他…他是同性恋。”这个消息无疑给他一闷棍。他想过自己重生带来的影响,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改变了史蒂夫的性向,这也太匪夷所思了。早知如此,他就不会离开a国,安安稳稳与家人度过这几年,何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艾米利亚再不会是他与史蒂夫之间隐藏的炸弹。
“小伙子,你不会恐同吧。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像我这样上了年纪的人都不介意这些事了,你年纪轻轻的…”

“我不恐同,只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我在b国已经七年了,没想到这期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记得以前史蒂夫罗杰斯并没有出柜的迹象啊?”
“我们怎么会知道有钱人的?他出柜已经五六年了,前年与菲恩沃克确立了关系。”
“菲恩…”
“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演员,他俩公开后,我闺女不知道怎么的更兴奋了。唉,现在年轻人的思想真是太跳跃了,像我这种一把年纪的人是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了。”

詹姆斯望着窗外,各种样式建筑迅速往后撤去,一眼望去,竟没有半点七年前影子。一丝苦涩从他心底升起,在他确信自己在史蒂夫罗杰斯的生活里完全消失后,他竟然会觉得失落。
就像他去去b国后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时,瑞贝卡说的
“巴基,你真自私。”

他以为自私是自我保护,但是现在却并没有给他带来半点心安。

“年轻人…年轻人…”
“嗯?”他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到了目的地。
“谢谢”
等车子消失在视野后,他转过身来打量着公寓大门。
他之所以选择这儿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这儿离他将工作的中心医院近,另一原因是因为卡兰阿尔布也住在这栋公寓里。

刚到住所,瑞贝卡就打了过来电话。
“喂,巴基,你到机场没?”
“我已经到公寓了…”
“怎么不打电话通知我,让我来接你。”
“我打了出租…”
“巴基!”
“Okay,Okay,下次一定通知你。”
“还有下次!!!”瑞贝卡的怒吼声从手机里穿了过来,詹姆斯把手机移的离耳朵远些。
“今晚我来接你吃饭。”
“瑞贝卡…”
“不准拒绝”
“我怎么可能拒绝我可爱无双的瑞贝卡了?对吧?”
“算你识相。”




【盾冬】爱的人 04

史蒂夫翻开眼前的文件,瞥了眼,然后机械地签了名。
秘书收好文件,站在一旁。
“还有什么事?”
“沃克少爷今天回国,需要安排车子去接他吗?”
“不用了,我亲自去”史蒂夫摆了摆了手,招呼对方出去。等门关上的刹那,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真皮办公椅上。

巴基已经失踪七年了,开始几年他疯狂的满世界找他。上辈子、这辈子巴基有可能去的地方,他拜访了一次又一次,却毫无音讯。
起初他以为巴基遭遇了不幸,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巴恩斯家搬离了原先的住址,此后史蒂夫很少与他们联系。他也以为他们是因为悲伤难耐才会离开这个伤心之地。直到很久之后,他收到了瑞贝卡的信,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亲爱的史蒂夫:
   已经很久没有同你联系了。在巴基离开之后,我们周遭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知道这对你影响是最大的。
  我在这里将背弃自己对巴基许下的誓言,将真相告知与你。而促使我下此决心是因为看到了你在巴黎的新闻。我没有准确计算过,巴基离开后,你去巴基的具体数字。史蒂夫,你去巴黎是为何?寻找巴基,哦,当然。那里有我们曾最美的记忆。
你对巴基的爱,我无比感激,也无比愧疚。所以,我在这里告诉你巴恩斯家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可以说是对你而言的。
巴基在国外读书,一切安好。
其实他离开没多久就给我们打了电话,但是他要求我们向你隐瞒事实。关于这点,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与巴基之间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巴基需要用一次意外来脱身。
我既然告诉你真相,便希望你放下。
勿念。
                                                    瑞贝卡

看完信后,激动与愤怒交织着在他心里激荡。然后他想到了那个最恐怖的答案:巴基也是重生的。
那他的所作为在巴基的眼里不过是虚伪的表演而已,有谁会再相信一个害死自己的人。
他试着去联系瑞贝卡,但是对方的手机无人接听。至于巴恩斯夫妇两年前就搬到了b国,现在巴恩斯家的公司由瑞贝卡掌管。
他想方设法与瑞贝卡联系,却频遭拒绝。直到他亲自跑到巴恩斯公司去,去得知瑞贝卡去了c国。
当晚他接到了瑞贝卡的电话,
“史蒂夫,不要在纠缠了。”
“告诉我他在哪里,瑞贝卡,告诉我。”
“sorry,我做不到,我已经违背了誓言,不能再越轨了。今天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你已经有了菲恩沃克,已经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不要再联系我了。”
“不是,我和菲恩不是…”

“fuck,shit”手机在墙上摔得粉碎,电脑被推到在地上,文件散落的到处都是。史蒂夫颓废地靠在玻璃上。
建筑由近及远一排排铺开,街上的汽车犹如缓慢爬行的甲壳虫,至于来往的行人不过是直立行走的蚂蚁罢了。
“如果我跳下去,是不是你就原谅我了”史蒂夫呢喃道,“如果死亡即救赎,那么我愿意生生世世为你去死。”

“罗杰斯,我都要被你感动哭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说那番令闻者落泪的话前”菲恩沃克说道。
“抱歉…”
“这有什么可道歉的。罗杰斯,你需要改改了,别什么事儿都往身上揽,你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不是神。”
“谢谢关心,但是这是我的事。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我妈让我今晚带你回家吃饭。你知道的,唉,早知道当初就不和你演这出戏了。现在我一出去,他们就会说,你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还出去鬼混,巴拉巴拉,烦死了。”
“他们是为你好…菲恩,而且这个计划是你提出来的。”
“好啦好啦,老爸,快点走啦。迟到了,被念叨的又不是你。去洗手间洗洗脸,精神点,别一件丧气。我去让秘书给你收拾收拾。”

“boss,车子准备好了”门外响起秘书苏珊的声音,这使史蒂夫回了神。他起身整理了衣服。
“Okay。”
(下一章两人也该见面了。)


有记载说:拿非利人,天使与人类的后代,力量无穷,毁天灭地。
新美国圣经在犹大书注释中也引用了创世纪的故事,说到这些来到地上的堕落天使与人类的女子发生不道德的性关系:“又有不守自己权位,离弃自己住处的天使,主用永远的锁链把他们拘留在幽冥里,等候大日的审判;又如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的样子一味的行淫,随从相异的肉体,就受永火的刑罚,立为鉴戒。
(看完spn13季1季后的一个脑洞。如果Steve是撒旦与一个人类女人的儿子,Steve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小哥哥,嘿嘿嘿。)

【盾冬】爱的人 03

瑞贝卡哭的时候,詹姆斯心都要碎了。无论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他都把她当宝贝看待,虽然有时会吵吵嘴,逗趣逗趣她,但是真的有哪个小男生欺负她,詹姆斯会第一个冲上去,把对方狠揍一顿。
但是詹姆斯现在只能无所适从,不知道如何去安慰瑞贝卡。关于史蒂夫的一切,命运注定他是失败者。
虽然上辈子发生了那么多事,他现在依旧无法狠心对待对方。在窗户里看到瑞贝卡跟史蒂夫出去后,他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想阻止他们,可是脚像是被钉在了原地,无法移动半步。看着他们的身影在视野里由近及远,落日的残影在远处渲染着橘黄的,温暖的氛围,他甚至在那刻相信,瑞贝卡和史蒂夫能够得到幸福。
但是正如那抹残影很快消失在视野里,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也在他脑海里转瞬即逝。

他任其发生,然后现在瑞贝卡在他面前哭泣。一切声音在瑞贝卡的抽泣声都显得细不可闻,他的心随着节奏抽动,给悲伤和鸣。

他不知道怎么办,他只能选择逃离,逃离这个地方。他已经获得b国医科大学的通知书,也了买了离开的机票。高中一毕业,他就会离开。

人们曾一度以为史蒂夫罗杰斯疯了。
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天,他开始疯狂地满世界的寻找一个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人,他曾经的挚友。
巴恩斯家发布了寻人启事,动用了许许多多关系,警察也参与进来,都没有詹姆斯的半点踪迹。
起初他们怀疑詹姆斯被人绑架了,但是很快在詹姆斯的房间里找到了被遗留下来的手机与银行卡,最后警察认为詹姆斯是主动离开的。
巴恩斯作为a国的商业大家,这件事被闹的沸沸扬扬。人们分分猜测是什么会让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离家出走。
报纸上,杂志上,电视上以及互联网上都是关于这件事的报道。

但是过了不久巴恩斯家就撤了寻人启事,有人猜测他们找到了詹姆斯,也有人预测他们是找到了詹姆斯的尸体。总之只要是能够想到的理由,都被民众提出。

史蒂夫罗杰斯是这个时候进入公众视野的。作为罗杰斯家继承人,行事为人低调。在詹姆斯消失后,他开始频繁出现在新闻里,今天在哪儿在哪儿,明天又是在哪儿,有人遇见他在打听詹姆斯的消息。即使在巴恩斯家放手之后。
人们被他的忠心折服,他甚至为了寻找詹姆斯推迟了一年进入大学。

史蒂夫罗杰斯很快成为轰动a国的人物,他从a国最著名的大学毕业,在罗杰斯自家的公司工作两年后,便成为了该公司的副总裁。
虽然外界存在质疑声,但是大部分人以及主流媒体都对他赞赏有加。他甚至被誉为新青年第一人。
随着身份增加,他成为了媒体的宠儿,(虽然他家公司旗下就拥有最大的媒体公司),随时随地都有记者跟拍。人们对他的私生活尤为感兴趣。
但是史蒂夫罗杰斯显然与一般的企业家不同,他没有绯闻也没有绯闻对象,家与公司两点一线,生活简单的像是年过半百已经退休的老古板。
记者渐渐放松了对他的跟踪。 他的私生活再被推到风口浪尖是在他宣布与沃克家的小儿子菲恩沃克交往后。

“史蒂夫罗杰斯是gay”的占据着娱乐话题的大部分版面。
有好事者提出,他曾疯狂寻找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两年,是不是因为对方是他的的爱人。而詹姆斯的消失是否是与二人的关系相关。